ISAW读者会第三期实录:《Will Africa Feed China?》

 2016-03-28 中非观察网 

 

ISAW于近期举办了第三期读者会,讨论了世界顶尖中非关系专家Deborah Brautigam最新著作《Will Africa Feed China?》。以下为讨论实录:

 

 

主持人:

陈尔东“缪思”教育联合创始人,美国耶鲁大学非洲研究专业历史上首位中国毕业生。留学申请的深度亲历者,同时也是留学行业的资深观察家,致力于为学生打造有色彩和温度的人生状态,帮助多位学生申请到哈佛、耶鲁、牛津、伦敦政经等海外顶尖名校。高中毕业后赴美攻读国际关系专业,曾为华盛顿、香港、台北、北京的多家顶级智库和媒体平台撰写有关东北亚国际关系的分析评论。2010年游学台北并出版畅销书《从华盛顿到台北:一位大陆年轻人眼中的台湾》。2011年底在南非金山大学的资助下前往南苏丹从事外交政策和石油战略的研究。2013年暑假在耶鲁大学资助下前往尼日利亚从事专属经济区发展现状及前景的调研。2015年8月与缪思背景提升客户一道登顶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

 

分享嘉宾:

葛宇辰:现就读于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巴斯图中学。通晓英语和西班牙语,略晓俄语和闽南语,闲暇时间自学世界语。主要学术研究兴趣方向为中国古典文学、汉语语言学、中国近现代史、国际冷战史、前苏联及东欧史和两岸关系等。

 

讨论嘉宾:

毕菡凝:Deborah Brautigam教授的前助研,参与研究了Brautigam教授的多项课题,包括新书Will Africa Feed China。留学美国十年,文理兼修,本科毕业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数学专业,研究生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曾在华盛顿、北京多家智库、联合国机构实习,如WilsonCenter, UNDP, WFP等,专注于中国对非援助以及投资。2011年因实习与非洲结缘,2013年冬季在肯尼亚农村做志愿者,2014年春季赴日本调研日本对非经贸合作情况,夏季在南非实习工作三个月。2015年中回国后,一直从事中国对非投资工作。

 

 

读书笔记:西方媒体的认知/刻板印象-By葛宇辰

中国在非洲攫取土地、种植粮食并全数进口国内,掌控非洲农业经济命脉(实际主要进口来源为美洲国家)

 

-人口移民定居 殖民非洲国家(自六十年代以来,从未有过)

 

一直以来,主导全球主流舆论的西方媒体,对于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农业投资多半所持的是一种相对负面的认知:一方面,中国人通过在非洲国家大量攫取未经开发的土地,并在其之上建设农场、种植粮食,将出产的粮食全数运往国内市场,以此逐步掌控尚以农业为主的非洲经济之命脉;另一方面,组织大批国内人口移民定居非洲国家,并对这一地区的领土加以蚕食鲸吞,企图重演数百年前西方诸帝国对非洲的疯狂殖民。在本书之开篇章,即开宗明义地提到了这一普遍的认知,并引证出多个事例及理论依据以证明该观点的谬误。首先,简明扼要地来讲,现今中国粮食的进口来源主要为拉美国家,而非非洲国家;其次,对中国新殖民主义的担忧,早在六十年代就已在刚独立不久的非洲国家中浮现。然而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将在非洲进行有计划的殖民活动。以此,作者将逐步引出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的种种机遇、困境和影响。

 


非洲大陆地图

 

非洲发展的机遇

-发展相对落后 基建设施缺乏

-农业发展地区性不均衡 缺乏灌溉设施

-冷战结束 冲突相对减少 政局稳定 市场开放

-对进出口贸易及外国资本的迫切需要

 

自六十年代纷纷获得独立以来,大部分非洲国家尽管经历了长期发展和外部援助,但是同时延续多年的内战战火也致使多个国家的发展相对落后,基础建设设施匮乏。尤其是极其致命的农业发展地区性不均衡,灌溉设施的缺乏更使得这些国家的农业技术长年停滞不前。而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冷战进入尾声之后,非洲国家的代理性武装冲突也相对减少。政局的相对稳定也使得这些国家的政府决定开放自由市场,扩充外部战略资源,以满足本国国内对于进出口贸易和外国资本的迫切需要。而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历程,也即将从此拉开帷幕。

  

中国在非投资历程

“政治是经济现象的集中反映。” ——马克思

*改革开放前

-非洲非殖民化 小国林立 (1960年代)

-输出革命 意识形态共通性

-外交折冲 合纵连横 对抗美苏 (坦赞铁路)

 

*改革开放后

-自由市场开放 允许企业境外投资

-建立国内外贸易负责机构 (国家发展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等)

-“引进来,走出去”经济战略部署 鼓励农业投资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国营企业进军非洲 农业全球投资战略

 

德国学者马克思在约两个世纪前就曾明确指出:政治是经济现象的集中反映。同样,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都将不可避免的牵涉到它所秉持的政治目的,而中国在非洲的产业投资也更不例外。在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前,非洲就已逐步完成了摆脱西方势力的非殖民化,呈现出小国林立的大局面。在这一形势下,当时仍然以输出革命为主要外交策略的中国大陆,出于意识形态的共通性和传播世界革命的目的,萌生了经济援非的方针。此外,面对六十年代“左打苏修,右打美帝”的外交情势,为了寻求新的外部支持,以促使合纵连横,对抗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当时主宰世界的超级大国,中国遂开始大量援助新独立的非洲国家。

 

而在改革开放之后,在“打开大门,迎接世界”的全球化趋势下,中国政府逐渐解冻了自由资本市场和商品经济,允许外商企业对华投资和本国企业投资境外。并建立了多个机构,如国家发展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以负责相关的国内外贸易往来事务。与此同时,通过“引进来,走出去”的经济战略部署,与外部建立经贸合作伙伴关系,并鼓励国内企业对外积极进行农业投资。这种农业产业的全球投资战略,为此后的国营企业进军非洲国家,可谓是立下了一块坚实基石。

  

新殖民主义迷思

-雇工与当地居民的冲突(教育水平低,缺乏融合能力,形象不佳)

-企业在地化发展的困境(跳脱“乐善好施者“的错误心态,平等往来)

 

发展经验的复制

-改革开放 允许引入外国资本

-改革年代西方资本对中国建设的援助(蜜月期内的中日经济合作)

-海外华人企业在中国大陆的成功案例

 

援非意义

-经援外交 提升地区战略影响力

-寻求国际支持 提高国家地位

 

过往援非案例

-坦赞铁路(东非经济大动脉,至今最大的成套境外援助项目)

-本格拉铁路(安哥拉至印度洋沿岸,横亘中南非洲)

 

结语

-全书结尾作者与一名赞比亚大学农业系教授的对话:

“中国人的到来,之于我们来说,就像是洪水一般。尽管洪水本身会造成破坏,但是当它退去时,会留下养分丰沛的土壤。届时,我们方可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生息。我们可以让它变得更好,而这就将主要取决于我们的做法。”

 

开宗明义地提到了这一普遍的认知,并引证出多个事例及理论依据以证明该观点的谬误。首先,简明扼要地来讲,现今中国粮食的进口来源主要为拉美国家,而非非洲国家;其次,对中国新殖民主义的担忧,早在六十年代就已在刚独立不久的非洲国家中浮现。然而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将在非洲进行有计划的殖民活动。以此,作者将逐步引出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的种种机遇、困境和影响。

 

 
《WILL AFRICA FEED CHINA?》封面

 

分享环节:

陈尔东:大家好,其实今天由我来主持这本新书的发布会还是很有渊源的。我大学就读于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那会儿Brautigam正好是我们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大多数人了解教授是从她加盟SAIS之后的研究和作品开始,而事实上她在美利坚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位极具人气同时学术上又非常扎实的学者。我和我的同学们就曾多次在课堂和研讨会上见证她的风采。这部作品,以非常详实的田野调查获取的第一手资料为基础,探寻中国在非洲农业投资的深远影响,同时也回应有关中国要在非洲攫取更多的农业用地这一野心的诸多质疑。她的调查覆盖了莫桑比克、塞拉利昂等多个非洲国家,采访了包括中兴在内的来自中国的大大小小的机构与个人投资者。教授有几条核心结论。她认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农业领域的投资并不是缜密规划的集体行为。这背后既没有政府或是军方的指使,也缺乏强有力的与组织架构和规模支撑,更多的是零散的的不成气候的小型投资。相信很多人都读过作者《龙的礼物》一书。这本书是作者的新作。首先有请葛宇辰跟大家分享他的总结。

 

葛宇辰:一直以来,主导全球主流舆论的西方媒体,对于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农业投资多半所持的是一种相对负面的认知:一方面,中国人通过在非洲国家大量攫取未经开发的土地,并在其之上建设农场、种植粮食,将出产的粮食全数运往国内市场,以此逐步掌控尚以农业为主的非洲经济之命脉;另一方面,组织大批国内人口移民定居非洲国家,并对这一地区的领土加以蚕食鲸吞,企图重演数百年前西方诸帝国对非洲的疯狂殖民。在本书之开篇章,即开宗明义地提到了这一普遍的认知,并引证出多个事例及理论依据以证明该观点的谬误。首先,简明扼要地来讲,现今中国粮食的进口来源主要为拉美国家,而非非洲国家;其次,对中国新殖民主义的担忧,早在六十年代就已在刚独立不久的非洲国家中浮现。然而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将在非洲进行有计划的殖民活动。以此,作者将逐步引出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的种种机遇、困境和影响。

 

自六十年代纷纷获得独立以来,大部分非洲国家尽管经历了长期发展和外部援助,但是同时延续多年的内战战火也致使多个国家的发展相对落后,基础建设设施匮乏。尤其是极其致命的农业发展地区性不均衡,灌溉设施的缺乏更使得这些国家的农业技术长年停滞不前。而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冷战进入尾声之后,非洲国家的代理性武装冲突也相对减少。政局的相对稳定也使得这些国家的政府决定开放自由市场,扩充外部战略资源,以满足本国国内对于进出口贸易和外国资本的迫切需要。而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历程,也即将从此拉开帷幕。

 

德国学者马克思在约两个世纪前就曾明确指出:政治是经济现象的集中反映。同样,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都将不可避免的牵涉到它所秉持的政治目的,而中国在非洲的产业投资也更不例外。在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前,非洲就已逐步完成了摆脱西方势力的非殖民化,呈现出小国林立的大局面。在这一形势下,当时仍然以输出革命为主要外交策略的中国大陆,出于意识形态的共通性和传播世界革命的目的,萌生了经济援非的方针。此外,面对六十年代“左打苏修,右打美帝”的外交情势,为了寻求新的外部支持,以促使合纵连横,对抗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当时主宰世界的超级大国,中国遂开始大量援助新独立的非洲国家。

 

而在改革开放之后,在“打开大门,迎接世界”的全球化趋势下,中国政府逐渐解冻了自由资本市场和商品经济,允许外商企业对华投资和本国企业投资境外。并建立了多个机构,如国家发展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以负责相关的国内外贸易往来事务。与此同时,通过“引进来,走出去”的经济战略部署,与外部建立经贸合作伙伴关系,并鼓励国内企业对外积极进行农业投资。这种农业产业的全球投资战略,为此后的国营企业进军非洲国家,可谓是立下了一块坚实基石。

 

最后,我想以本书结尾一位赞比亚大学农业系教授的发言作为总结“中国人的到来,之于我们来说,就像是洪水一般。尽管洪水本身会造成破坏,但是当它退去时,会留下养分丰沛的土壤。届时,我们方可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生息。我们可以让它变得更好,而这就将主要取决于我们的做法。”

 

 

内容介绍:

毕菡凝:大家了解到Brautigam教授可能主要是通过她以前的一本书,《龙的礼物》。这本书客观地讲述了中国对非洲的援助、经贸活动。《龙的礼物》不仅仅让国外的民众了解了貌似很神秘的中国对非事业,也让教授在国内名声大噪。其实早在80年代初期,教授就远赴非洲,调研中国在非洲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这本新书,Will Africa FeedChina,虽然书很新,但其实是教授的老本行。Will Africa Feed China是教授历时多年,经过了多次在中国和非洲的调研、采访,收集了大量一手信息整理书写完成的。我主要帮助教授做一些桌面研究,即利用网络、文献收集资料、数据等等。另外,我也参与研究、采访了几个项目负责人。

 

我认为教授一开始写这本书是听闻了许多关于中国在非洲投资农业的传闻,例如“保定村”的故事,又如中国100万农民移民非洲等等,而这些传闻与她实际调研得到的信息非常不一样。因此这本书主要为我们破除了四大中国对非农业投资的谣言,并提出了实际的四个趋势。

 

1.谣言:中国公司在非洲大量屯田圈地。

事实:目前并没有证据,截止2014年底,中国公司在非洲一共拥有24万公顷土地(大约两个纽约城);

2. 谣言:中国政府有组织、有目的性地通过国企以及主权基金在非洲布局。

事实:中国政府在非洲并没有实施一个统一农业走出去战略。尽管一些政策性银行对农业走出去成立了专项贷款,但是并不支持购买土地。相反,这些中国的银行支持非洲政府投资自己的农场以及农业公司;

3. 谣言:中国公司在非洲种粮食并出口回中国。

事实:目前并没有证据。中国主导的农场主要分三种:一是中小型农场,主要产品为蔬菜、粮食、禽肉等,供给当地市场;二是大型农场,主要种植经济作物,例如橡胶、甘蔗、剑麻、棕榈树等,并出口国外;三是合同农场,即农民与农业公司签署合同为其种植烟草、棉花等经济作物,之后也是出口国外市场。后两种经营模式虽然面对国外市场,但也是遵循市场规律,并不是单单销往中国。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进口粮食主要是从美洲,而不是非洲,例如美国、巴西等农业大国;

4. 谣言:中国计划将大量中国农民移民非洲。

事实:毫无根据。相反,非洲农业技术不发达,中国建的农场缺少懂技术的专家,然而中国专家不太愿意外派非洲,非洲部分国家工作签证难办也是一个问题。

 

而造成这些谣言的主要原因则是:一两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被媒体们认为是主流,并不负责任地宣传、夸大。以至于当地人、外国人都没有进行核实,信以为真。

 

教授在书中破除了以上四大谣言之外,还提出了四个实际上发生的趋势,我也简单介绍一下:

1. 主供当地市场的综合性农场将成为中国在非投资农场的主流;

2.模仿欧美的大型工业化农场也小幅增长,种植经济作物并出口;

3. 类似中国早期援助的农业示范中心也初露头角;

4. 合同农场正逐渐增多,合同农场是中国农业部主推的农业走出去模式,该模式更加利于转移技术并提高产品标准。

 


Deborah Brautigam 教授年轻时在非洲做田野调查

 

总结与启发:

1.非洲的中国农场并不是中国“新殖民主义”的展现,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中国并没有也不计划在非洲屯田圈地,占领他国领土;

2.非洲农业的现代化还需要非洲政府以及当地农民通过自己努力实现。中国农业现代化,尤其是如何将外国资源以及技术为自己所用,将为非洲提供许多宝贵的经验。

 

讨论摘选:

蔚蔚:现实中非洲农产品运回中国成本太高了。

 

菡凝:没错,但其实不运回中国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除了运费高,中国对于为了确保粮食安全,本身对粮食进口就有限制。

 

智:非洲农产品进口非常复杂,到现在并没有完全打开。

 

菡凝:的确,因为要保护农民,国内的粮食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除了粮食以外,其他农作物棉花也是这样。所以在非洲种植,再运回中国基本上不太现实。

 

葛宇辰:这是不是一种贸易保护主义?或者是与自由贸易主义相对的宏观经济策略?

 

菡凝:可以这么说,但也是中国不太希望粮食这么战略性的物资太过依赖于国外进口。其中也有一些政治因素。

 

智:但是不能完全说是贸易保护,也不能归结于政治原因。

 

马俊乐:书中提到的四大趋势,有没有详细的数据呢?还是由案例分析出来的?

 

菡凝:主要是案例分析,但书的最后也有中国对非农业投资一览表(1987年至2014年)。

 

菡凝:其实在采访一些老农垦人的时候,他们都认为非洲的土地肥沃,是搞农业的好地方。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资金短缺、当地政府不作为等等原因,农场就没有经营下去,他们都觉得很可惜。

 

菡凝:然而也有一些失败案例,其实应该说是“目前还不太成功的案例”。

葛宇辰:我认为还有一些原因,就是关于中国企业在地化发展的不顺利。导致部分企业员工以“援助者”心态自居看待非洲方面的合作伙伴,双方之间无法保持完全平等往来的关系。

 

菡凝:有些农场前期就是援助项目,所以的确会有这个问题。

 

葛宇辰:那么这是不是就是部分中国企业在非形象不佳的原因之一?

 

马俊乐:我倒是没有听过类似的案例。反而是由于当地的不配合,中国的援助专家需要做很多当地人应该要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援助者的职责。与西方的援助专家相比,我们的援助专家真的是太质朴,与当地人的关系还算比较平等的。

 

菡凝:目前Will Africa FeedChina还没有中文版,大家可以通过亚马逊购买英文版(有纸版和kindle版本供选择)。网址请参考:http://www.amazon.com/Will-Africa-China-Deborah-Brautigam/dp/019939685X/ref=sr_1_1?ie=UTF8&qid=1457175905&sr=8-1&keywords=will+china+feed+africa

大家也可以关注Brautigam教授的博客(http://www.chinaafricarealstory.com/)以及我们学校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网站(http://www.sais-cari.org/)获得更多关于中国和非洲的信息。

 

陈芝麻:今天的分享会暂告一段落,感谢大家的分享和参与!

 

 

中非观察ISAW

微信号: I-S-A-W

 

中非观察网:www.isawnews.com

编辑微信:isawnews(可联系编辑加入ISAW读者群)

 

 

 
 
 
 

中非观察网(www.isawnews.com)是一个关注所有中非议题的双语媒体平台,内容紧扣中国在非洲地区投资的热点和关键点。其核心团队由具有国际化背景的专业媒体人和投资分析员组成,采编团队已遍布非洲各地。